今天也吃西兰花

感谢喜欢。

thx

登陆了这个号之后看到还陆续有人喜欢我之前的文
谢谢你们呀。
就真的 很开心吧。

我还活着 没跑 随缘更新
早早开学的我.....
sad fcc式sad。

有点不快乐。现实也有点。但是实在是个小小小透明啦。思路是真的有,写出来也是真的干涸,我没跑路,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辣。

劳资!有!思路了!我真的太开心了!

不太快乐。
也写不出来东西了。

是我废了还是怎样。

.......................

.....感谢喜欢。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今天发be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血糖啊啊啊啊啊

【坤廷?正坤?】五百公里

*OOC全是我的
*一发完,BE
*吉他手朱正廷x萨克斯手蔡徐坤
*请勿!上升!蒸煮!!

*哈哈哈哈哈哈云袅老师接招!@吱吱兔家的云袅袅啊 


*还是想让大家看看序章啦五百公里 序章

*配歌曲听更好嘿嘿
BE戳这里👉成名在望 五月天

微微微微(不存在)HE戳这里👉 Five Hundred Miles

———————————————


00



“你看看你,现在没有个正经工作,当个吉他手你老了能干嘛?还抑郁症,花多少钱多少时间了,好了吗?”女人的声音尖锐又咄咄逼人,带着难以言述的怨气。



聒噪。





朱正廷揉了揉太阳穴,听着熟悉的话心烦意乱,自己怕不是神经错乱了才会主动回家吃饭想着缓和关系。



他一言不发,带上耳机,翻了翻手机,随意点开一首歌。

熟悉的鼓点,哦,黄老板的shape of you。


手机音量调到九格大,和弦好像在脑中蹦迪。所有想法也不如这一刻的放纵,虽然伤耳,却勉强能平复心情。





01



朱正廷打了个车回到了住的地方,市中心的房子,寸土寸金,房租贵的不像话,但喧杂的环境总算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还在人群中生存。

洗了个澡,穿着浴袍刚躺在床上,摸出一根万宝路,刚点上吸了一口,便听见楼下传来一阵声音。
他的表情瞬间凝固,甚至还被烟呛了一口。
“咳咳咳咳…”

“我靠,楼下这干嘛呢?”




是萨克斯的声音,技术拙劣,断断续续,一首Five Hundred Miles硬是吹出了忐忑的风情韵味。

朱正廷听着听着,倒是笑出了声。

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弱的新手了。


琴瘾突然发作,他一把捞出吉他,想了想谱子,流畅而又自然的弹了一遍Five Hundred Miles。

房子是老房子,隔音实在不行。
弹到一半楼下就没了声音。

一分钟后,门被人敲响。



朱正廷打开门,瞳孔一缩。
好看,太好看了。心里的小鹿要撞死了。



他面前的蔡徐坤张了张嘴,有些温软的说:“…真的很抱歉…萨克斯水平那么差打扰到你了…”

少年眼眸低垂,有些许慌张,身上随意的披着一个黑衬衫。



朱正廷舔舔唇,笑了。
“没事啊,你叫什么?新搬来的?先介绍一下,本人朱正廷,如你所见,吉他手。”


“你好…我是蔡徐坤,两个小时之前刚搬进来的。一个萨克斯手……请多关照。”说到萨克斯手,少年看起来有点羞愧,低下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朱正廷总觉得面前的少年普通话发音有些怪,但看他周围隐隐约约的那么一股贵气,又觉得很奇怪。


“朱正廷……蔡徐坤……蔡徐坤……朱正廷………嗯,挺配。”朱正廷低喃,手指一下一下轻叩着门框。

“你说什么?”蔡徐坤忙着看他面前的人,倒是没听清朱正廷说了什么。不得不说,活了这么多年,从加拿大到英国再回来,他还没见过这样一个,只看一眼就让他心里发慌的人。


“没什么。祝你萨克斯水平越来越好。晚上来看我演出吗?”



【距你一百公里】




02


如果说什么地方不是充满了拥挤与行李箱,而又能感到生命涌动,莫过于——地铁站。

挤地铁去酒吧,朱正廷拽着蔡徐坤,蔡徐坤拿着朱正廷的宝贝吉他。





舞台上的少年,自我又放肆,指法繁复又华丽,聚光灯下嚼着水蜜桃味的口香糖,眼神飘忽又冷漠。蔡徐坤就这样,在台下看着,眸光深邃,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跟着节拍。


别问为什么蔡徐坤知道是水蜜桃味。朱正廷上台之前给了他一块。

………蔡徐坤没舍得吃。




下台后,朱正廷拉着蔡徐坤喝酒,一杯长岛冰茶,一杯莫吉托。

令人意外,蔡徐坤喝了一口,眼神立即发亮。


像是,幼狼被激发了血性。
又或者说,头狼把隐藏的凶狠坦荡荡的摊了开来。


朱正廷挠了挠头,这大哥怎么这样啊,搞的我朱正廷想给他灌茅台啊。






凌晨三点半。海棠花未眠。蔡徐坤趔趔趄趄的拽着朱正廷和他的吉他回家。


喝了不少还是眼眸清亮的蔡徐坤有点迷茫,朱正廷这个酒量是怎么在酒吧混下去的?


开了门,朱正廷就一个箭步冲到了床上。
蔡徐坤吓了一跳,还以为他醒酒了。

“你…醒了啊?那我就回家了…”有些慌张,语气又变得软软糯糯。

回答他的只有睡眠中的朱正廷的呼吸声。

蔡徐坤无奈,倒是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忍不住用手轻轻拂过朱正廷有些凌厉瘦削而美到极致的眉眼。





“那…我就勉为其难照顾你一晚了,朱先生。”




03


朱正廷恍恍惚惚睁开眼,抬起胳膊揉了揉眼睛。

又重重甩下手。



打到了什么东西??

他一个翻身坐起来,看向右边。

是蔡徐坤。解开了领口两个扣子,挽起衬衫袖子,隐约能让人看到锁骨和肌肉线条的,蔡徐坤。


“我靠。这什么情况。”朱正廷掐了一把自己,确定没幻觉之后,更恍惚了。


“啊…?”蔡徐坤的睫毛抖了抖,带着几分雾气的眼睛就这样盯着朱正廷。



“你快回家吧。”朱正廷眨了几下眼。小声嘀咕:“你这样看我我忍不住。”



蔡徐坤出了门,在背着朱正廷的地方笑弯了腰。

太可爱了。你也太可爱了。


别说你忍不住,我也忍不住。


【距你二百公里】




04


朱正廷制定了一个计划。

全名叫做 让蔡徐坤心甘情愿与我共枕而眠计划。

又名 老子一定要把蔡徐坤追到手和他去澳大利亚办婚礼计划。

此计划主要体现在 拉着蔡徐坤共进午餐晚餐。
去酒吧上班之后每两晚一场电影。
每周末和他去逛街。

………

然后在蔡徐坤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偷偷去看心理医生。


05
两个月之后。

蔡徐坤比朱正廷还要苦恼。

朱正廷想干嘛啊。两个月之前表个白就好了的事情干嘛现在吊着人家让人能看不能吃啊。



我蔡徐坤一天冲八遍凉水澡都不够用。


虽然这样想,但蔡徐坤依然每天又乖又奶的去和朱正廷进行不是约会的约会。


然后在朱正廷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偷偷一遍又一遍的练习Five Hundred Miles。



06
“…喂?…还有多久…?”


“好。”



是蔡徐坤的声音。在黑暗中,低沉,沙哑。


【距你三百公里】


07

蔡徐坤先表白了。

彼时彼刻,朱正廷拿着烟猝不及防。

不得不说,蔡徐坤学习能力不错。


表白时Five Hundred Miles吹的那叫一个流畅完美。


08
还是非法同居。


朱正廷很努力的想让它变成合法。正如他努力的想治好自己的抑郁症。



“澳大利亚,荷兰,芬兰,丹麦,挪威,瑞典,冰岛,加拿大……我都行,坤坤你选。”

“冰岛吧。”蔡徐坤刚刚睡醒,无奈的做了个单选题。




“蜜月呢?想去哪里?”

“马尔代夫吧,想去好久了。陪我去吧?正正?”声音有些哑,带着几丝未褪去的情欲和软软的甜意。


“好。我要去酒吧了,别勾引我了……”朱正廷有些隐忍又无奈,眼睛都红了。



09
一起去买了礼服。
黑色西装,正式也浪漫。


10
是个早春,朱正廷接到了星探的电话。

和蔡徐坤商量了之后,他还是起行。

星期二出发。
星期一,朱正廷抱着蔡徐坤,在家里沙发上看了一天的老电影。

【距你四百公里】


11
蔡徐坤消失了。
朱正廷回到了家。



准确来说,连朱正廷也不知道,蔡徐坤是不是真实的出现过。

他来的太突然,只是随着一阵难听的萨克斯。

走之前,也只是一天的拥抱。


邻居说有个小伙子割腕了,来了几个看起来就很富的人接走了他。


朱正廷只是在家里看到了一封信,静静的,躺在沙发上的一封信。

还是用五线谱纸写的信。


如果你看到这里,正正:

那你应该已经回来,我已经离开。
怎么形容遇见你?就好像是张嘴说话的一刹那被人喂了一勺蜂蜜,无法预料和猝不及防,还有满满当当的甜和幸福。不瞒你说,这段话是我从网上看来的。可的确,遇见你的时候,连灯光折射下来都是甜兮兮的。
你成名在望呀。我不舍得离开你。又已经受够了二十几年来的折磨。那首萨克斯曲我吹的很好,录下来了,碟片放在你的DVD机里。想让你听听,又怕你想我。那你就留着吧。万一哪天我回来了呢。大抵不存在。
从遇见你那一刻就词穷,你看,就连这封又算遗书又算情书的信我都写不出来什么。你好像很喜欢王小波,所以我用五线谱纸给你写。
虽然很像个负心汉,但是我要说。还有啊,要谢谢曾经的你。愿你有一段新的旅程。不要想我。治病求学到国内国外十几年,这样的我并没什么好想念。朱先生,很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穿礼服去冰岛,再见了呀。


泪水滴答滴答落下来。朱正廷看了看礼服,黑黑白白的,有点丧气也有点喜庆。

他还是,把那一身西装,装进了罐子里。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存着这段回忆吧。

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的爱情。


蔡徐坤他明明爱的更多。说什么对不起。



【距你五百公里】


—————END———————

其实不是很满意。
对序章的满意程度都超过了正文。
感觉写的稀里糊涂又不知所云。再看一遍又好像还行。

如果喜欢的话,烦请给我肯定。

写完之后心里一团麻。

反正。就这样啦。
找时间改进。

呀我真的写be写的整个人高冷起来了。
下一个目标,不想开新坑了。想写数据站02,希望还有人想看。

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到底是坤廷还是正坤。又没有车,就这样啦。

看不懂的可以问我,虽然我写的云里雾里但终究还有大纲在。

就这样啦。还是想让你们去看看序章嘻嘻,我还挺满意。



谢谢观赏。西兰花爱你们。


啊对了,shape of you 声音开到九格大,和弦真的会在脑子里蹦迪的。信我。

【坤廷?正坤?】五百公里 序章

*请勿上升蒸煮
*OOC属于我
*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快快砸向我!



2018年
终将治愈——失恋博物馆

展物—Zippo纯银打火机 右下角刻着ZZT

来自 中国,上海


Mr.Cai的回忆

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拿着半截烟,左手还拿着打火机。
那一刻,好像属于我的 Dean Martin站在我的面前灯下。,打火机折射的光芒让我几乎睁不开眼。随后,他向我投来一个迷人的微笑。


每当神经紧张的时候,他自己可能都没有发现,他会在口袋里反复拨弄这个打火机。
直到有一天他转而开始握紧我的手。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动了,砰砰砰。两个月之后,更甚。

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他的烟或是咖啡色的眼睛麻痹了我的全身。顺便,他的吉他演奏真的很棒。

每次与他的眼神凝视,我的心会情不自禁地怦怦直跳。




我们谈论婚礼是在澳大利亚还是冰岛,蜜月是否在马尔代夫。
商量好之后高高兴兴去一起买了礼服,很好看。



那个星期一的早晨,他把我轻轻地抱在怀里,手指在我的头发间穿梭,我们静静地坐在沙发看好多年前的老电影,尽量不去提及那个即将到来的分别。

我只听到他点了一支烟,打火机点火的声音像极了定时炸弹上的滴滴声。

我知道,第二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我该离开了,我那样热爱又憎恨着这个世界。

他,是我唯一舍弃不下的。


我离开了,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我,偷偷的拿走了他的打火机,就让我拿着吧,倒在血泊中也没关系。





我不吸烟,但我迷恋他的带有尼古丁味道的微笑。








—————————————————


大家好,我是西兰花。我带着BE的序章来了。
BE不是很满意,速打了序章。


前几天约了朋友一起去博物馆,这个序章的灵感是从博物馆来的。

很短小,也参考了博物馆里的某段回忆。


正文估计改不太好了。争取明天发出来吧。

反正这个序章我好满意的。


看到今晚大厂服装,还是流泪了。


欢迎再伤感一次。(我魔鬼本人)


谢谢观赏。(写BE写的高冷起来了)